登录 | 注册 | 收藏本站 | 在线留言 | 联系东港源 | 网站地图 深圳市东港源家具有限公司官方网站欢迎您!

服务热线:400-694-3998

东港源办公家具
联系东港源

全国服务热线:400-694-3998

电 话:0755-26791851

传 真:0755-26791850

联系人:刘小姐13316819953

E-mail:szdgyjj@163.com

办公QQ:554616318

地 址:深圳市南山区琼宇路5号51大厦209室

MIdD778 _叙诡笔记|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产自哪里?
叙诡笔记|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产自哪里?

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海报

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正在热映。笔者对美式超级英雄的电影向不感冒,但人家能征服全球观众,自然有不凡之处,这里无需详述,只是给“叙诡笔记”寻个题目,聊聊明清两代笔记中的蜘蛛。

以今人之见解,蜘蛛相貌丑陋,行为叵测,大概在古人眼中也是可憎可恶之物。其实不然。比如众所周知的“五毒”,乃蜈蚣、毒蛇、蝎子、壁虎和蟾蜍,蜘蛛却未列其中,非但如此,蜘蛛在古代笔记中的面目,实在是复杂极了。

一、妖怪:毁人贞操遭雷劈

蜘蛛的长相,委实有些异形,这导致一向以自身为审美标准的人类,对其不可能不产生“怪物”的印象。也正因此,古代笔记中的蜘蛛,第一面目乃是妖怪。

叙诡笔记|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产自哪里?

《翼駉稗编》

清代学者汤用中在《翼駉稗编》中写浙江庆元县事。庆元地处山区,“县署建于山阴,终年罕见日影”。当地的生活习惯也是天一擦黑就熄灯,家家紧锁房门,“否则毒虫猛兽见火光即来噉人”。有一天晚上,因为一桩紧急公事,县令孙某秉烛治文书,直到凌晨才完结,想要回卧室睡觉时,竟发现门怎么都推不开。从门缝里往外一看,原来是一只“径可尺余”的巨大蜘蛛在门上结了一张“丝粗如绳”的网。孙县令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喊人来救。“列炬焚之”,那巨蛛才避去。

从古代笔记中可见,浙江似乎“盛产”巨蛛。《清稗类钞》记芦江事,当地金吾庙旁边有一棵樟树,参天葱茏,围可丈余,有三四百年的树龄。树根下有一斗大的穴,名唤“蜘蛛窝”,相传乾隆年间,“是处有大蜘蛛,殆三寸许,织网径一二丈,大者据其中,小者周缘往来,有数百”,思之令人不寒而栗。还有宁波,亦有大蜘蛛的记录,事见王椷《秋灯丛话》:当地有个姓王的,家中有粟一囤,忽然来了一只碗大的巨蛛,布网其上,从此每天晚上粟米都会在原来的基础上溢出很多,日验不爽。眼见这只蜘蛛把自己的粮仓变成了聚宝盆,王某乐不可支,有亲友劝他说:“自古巨蛛易遭雷击,你就不怕惹祸上身吗?还是赶紧将它驱走吧!”王某一听心里也犯嘀咕,便将蜘蛛擒住,放到野外,谁知当晚那只巨蛛又回转家中粮仓,继续织它的网,而粟米也继续源源不断地溢出。王某也便由它“住下”,从此家道日丰,直到有一天早晨,蜘蛛忽然不辞而别,而家业也慢慢由盛转衰了。

王某亲友所劝之言,并非没有道理。古代笔记中,包括“五毒”在内的各种虫子,一旦成了精怪,为害人间,等待着它们的往往是遭雷劈。就说蜘蛛吧,李庆辰著《醉茶志怪》中写汤阴一女,晚坐庭中,见一火球从房檐上坠落,辗转不见,旋有一美少年立于庭中,面如脂玉,神采俊逸,向着女子调笑。女子遂与这美少年私合。两个人这样幽会了很长时间,秘不告人。一天晚上,少年对女子说:“我与卿交好,没想到竟然犯了天条,实不相瞒,我乃一蜘蛛精,明天中午会有暴雨雷电,有一大蜘蛛伏在你的窗上,那就是我,如果不忘旧好,务必准备溺器,打雷时抛向天空,可以救我一命,免遭劫难。”言毕而去。女子有些害怕,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母亲。母亲深恨蜘蛛精夺去女儿贞操,便将家中的尿盆马桶什么的都藏了起来。第二天中午,“雷雨大作,果有蜘蛛如盘,从空堕伏窗棂上,痴若木鸡,不敢少动”。女子赶紧找溺器,找了半天都找不到,这时天空一个霹雳,将那蜘蛛劈死,天亦顿晴。

二、老翁:独斗六龙不曾输

浙江虽然“盛产”巨蛛,但在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却非“海州巨蛛”莫属。

古代海州即今江苏省连云港一带,此地依山傍海,风景秀丽,因此成为不少古代神话传说的“取景地”,比如《西游记》中,许多仙山福境都可以在此找到“原型”或“出处”。海州自古相传有四怪,许奉恩于《里乘》中记:“一鳢一蜘蛛一蜈蚣一蚂蚁也。”鳢即穿山甲,海州的这只“丈有半”,蜈蚣亦长丈许,有翅膀,能飞,蚂蚁不仅大,而且臀坚似铁,刀枪不入。“四者之中蜘蛛尤为灵异,其大如箕,丝粗如小儿臂。”

叙诡笔记|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产自哪里?

《耳食录》

“四怪常幻人形,出游市廛,不为人祸。”其中又属巨蛛最喜欢在人间厮混。它“每出则化形老者,白髯垂胸,道气盎然,最喜与小儿戏”。老翁经常买一些梨枣饼饵,分给陪他一起玩儿的小朋友们,时间一长,大家也都知道他的来历,唤他做“朱道人”。乐钧在《耳食录》中记载,此巨蛛的准确居住地址在海州城外的马耳山上,“亦往来云台、伊芦、大伊诸山”。它常常游于海中,戏弄船舶,或离水升空,然后往海里砸,“而舶中器具,略不摇撼,人亦习之,不为骇异”。有个姓吴的外地人来海州办事,夜路中见树林里“黝黑一障,而光烁可鉴”,他很好奇,想走近一些观看,突然逼来一阵风沙,急忙伏地,乃闻骤风怒雹,浮身而过,顿感一阵恍惚。须臾风定,起身之后,树林中的光芒已经消失了,而他自己的脸竟变成了蓝色,洗之方去。当地人告诉他:“你这是遇上了巨蛛啊。”

这只巨蛛有一个非常奇特的“兴趣爱好”,那就是跟龙打架,“吐丝缚龙,胶不可解,必火龙来焚其丝乃已”。在《里乘》、《清稗类钞》和梁绍壬著《两般秋雨盦随笔》中,都留下了“龙蛛斗”的记录。

叙诡笔记|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产自哪里?

《两般秋雨盦随笔》

其中《两般秋雨盦随笔》记得简单:“龙击之,雷雨既作,蛛吐丝网,龙窘不得出,格斗凡数十,须臾而濒海皆水矣。始有火龙者二,焚网出龙,蜘蛛遁不知所往。”《里乘》记载得详细,甚至有这场大战发生的具体时间:道光八年的五月十四日。当天暴雨如注,雷电交加,狂风尤厉,连大树都连根拔起。海边的居民“见大蛛起悬空中,五龙环绕”,巨蛛缩足防守,等龙张牙舞爪地逼近前时,突然将足踢出,龙即四散。“蛛又缩足,龙又来,又如前怒伸,卒不能近其身。”等到那五条龙精疲力竭之时,巨蛛突然吐丝缚住龙爪,龙爪被胶住,不能打开。正在五条龙一筹莫展之际,突然外援来了,乃是一条火龙,烧断了蜘蛛丝,“爪乃不为所缚”。斗了半天,不分胜负,巨蛛重新入得海去,而龙也悻悻而归。翌日,有人捡到了被火龙烧断的蜘蛛丝,“粗于臂,或盈丈,或盈尺,两健儿持两端而力挽之,竟不能断”。

发生“龙蛛斗”的原因,上述笔记中没有言明,毕竟巨蛛平时只喜欢在海中嬉戏,从不祸害百姓,偶尔还扮成个老爷爷跟小朋友排排坐分果果,怎么看都不是坏人。《两般秋雨盦随笔》隐隐约约提了一句,说它“能嘘气为黑风,居民每望见风起如黑烟蓬蓬,则皆严闭户牖,风过乃已”,并无大害。所以,似乎是那些龙没事找事,而且五条水龙加一条火龙,只跟巨蛛打了个平手,战绩欠佳,颇失颜面——由此见得,百姓对不祸害他们的怪物,亦有见谅,甚至心存偏向。

三、神探:绕丝三匝破疑案

蜘蛛的第三种面目,就是“断狱高手”。在过去的一则叙诡笔记中,笔者曾引用过明代笔记《涌幢小品》中的故事:西安府太守才宽上任不久,有个旅客在旅店里丢失了金子,到官府告状,才宽仰头看见一只鹰飞过府衙的上空,又见公案上爬过一只蜘蛛,便对那旅客说:“你所住的那家旅店里必定有一个名叫朱英(蛛鹰)的人,他就是盗贼!”然后派衙役们去旅店,果然找到了那个朱英,搜出了那一锭黄金。

叙诡笔记|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巨型蜘蛛”产自哪里?

《秋灯丛话》

笔者在几次关于公案小说的讲座中,都曾经通过这则笔记来说明中国古代断案方式的荒谬。无独有偶,在《秋灯丛话》中还有一则类似的故事。

乾隆初年,汉阳有一户人家娶媳妇。洞房花烛夜,新郎突然闹肚子,跑到后院的菜园里拉屎。一个盗贼翻墙过来,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然后将尸首拉到僻静处,脱下其衣物换上,摸黑溜到房间里与新娘行其好事,半夜又将新娘子的首饰和珠宝席卷一空,逾垣而去。新娘子惊愕不已,不知道“丈夫”意欲何为。第二天一早,老公公发现儿子被杀,痛不欲生,问儿媳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媳妇哪里说得清楚,支支吾吾。老公公怀疑儿媳妇跟别人私通,联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便去官府报官。

县令虽然反复审问,新娘翻来覆去只是陈述那一晚的情状,坚不认罪。而县令亦觉得事有蹊跷,便祈祷神灵给自己一些提示。片刻,“有蛛落冠缨,绕丝三匝”,县令将它捉住扔掉,谁知那只蜘蛛很快又爬上冠缨,仍绕如前。县令若有所悟,便换了便装,去乡间微服私访,到处问有没有一个名叫“朱三”的人。一开始没有找到,直到在一个酒肆里歇息时,酒家听了他的问询,说本地有个流氓无赖,名叫朱红丝,在家中行三,所以人们也叫他“朱三”。朱三本来好吃懒做,生活贫瘠,不知最近撞了什么大运,突然手头有了钱,开了个旅店,生计颇丰。县令找上门去,见朱红丝正在旅店里坐庄,聚众赌博。赌来赌去,他输红了眼,拿出一支金钗押在赌桌上。县令一看,与新娘子描述自己失踪的首饰一模一样,当即让跟随的手下将朱红丝抓捕归案,置之于法。

这类故事,在古代笔记中极多,多属荒诞不经之言。蜘蛛就是蜘蛛,怎么可能有提示凶犯的本领,倘若真能如此,那么再出悬案疑案难解之案,刑警就跑动物园里的节肢动物展馆咨询好了,其作用只在震慑潜在的罪犯,让他们因为相信冥冥中还有另外一个“平行法庭”,不敢为非作歹。此类将蜘蛛或擢为大善,或贬为大恶的例子还有很多,前者如王士禛在《池北偶谈》中写京西慈惠寺,明万历中,少詹事黄平倩在寺中耽居,“一日方诵《金刚经》次,一蜘蛛缘案上,向佛而俯,驱之复来”,黄平倩问它:“你是来听我念佛经的吗?”然后为诵终卷,蜘蛛听完,蜕化而去,黄平倩遂立此塔;后者如曾衍东在《小豆棚》中所录《讨蜘蛛网檄》:“从未有凶暴贪噬如蜘蛛结网者……刻以相绳,疏而不漏,啄余血食,竭被脂膏。居然万目齐张,巧布漫夭之计;咸思一网打尽,竟无余地之留。为尔茧丝,到无辜而被逮;多方罗织,纵有翅而难飞。”读来读去,蜘蛛的面目竟愈益模糊,追根究底,还是人心不定,聚焦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