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收藏本站 | 在线留言 | 联系东港源 | 网站地图 深圳市东港源家具有限公司官方网站欢迎您!

服务热线:400-694-3998

东港源办公家具
联系东港源

全国服务热线:400-694-3998

电 话:0755-26791851

传 真:0755-26791850

联系人:刘小姐13316819953

E-mail:szdgyjj@163.com

办公QQ:554616318

地 址:深圳市南山区琼宇路5号51大厦209室

回族小姐 _寻访古桥:筒车廊桥遗梦港

抚州古村那些事的黄初晨先生曾经发表《荣山村:金山银山逊荣山》,笔者在文中知晓在荣山镇境内的梦港河上还保留有一座十分古老的石拱桥,尤其是在文中有一张黄初晨先生于二十多年前拍摄的《早春二月》筒车桥黑白照片深深地吸引了笔者的眼球,那黑白色调突出了乡村那独有一种静谧美,并将我完全带入了那个已经远去消失的乡村场景。遂即寻人打听筒车桥现状如保?获悉筒车桥保存基本完好甚感欣喜,只是其上游数米之远还新建了水泥公路桥梁。究竟筒车桥保存现状如何?还是需要亲眼所见,故欲尽早寻机前往一游。

寻访古桥:筒车廊桥遗梦港

之后因往娄山寺途经荣山镇,正好可借机去寻访筒车桥,沿X877县道往龙溪镇方向,出荣山镇集,即见位于新修水泥公路桥梁右边的筒车桥。筒车桥,位于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荣山镇新街村委会,横跨梦港,始建年代不详,重建于清代,长约15米,宽约3米,高约4米,两墩三拱,船形桥墩,其上建有廊屋,供奉神仙数尊,门匾题有“水镜寺”。横跨梦港的筒车廊桥地处偏远世人鲜知,可谓是筒车廊桥遗梦港,世人不知今何在?但黄初晨先生所拍摄有关筒车桥照片未见廊屋,因此桥上的水镜寺应系近年当地乡民所新建。在民间建寺庙都是讲究历史渊源的,一般不会随意兴建寺庙。

寻访古桥:筒车廊桥遗梦港

水镜寺

那么水镜寺究竟是否有历史渊源呢?笔者查阅乾隆五年版《临川县志》,其卷之十三·都鄙志(十三)载:“百三都为里者七,一连源、二含头、三塘下、四五纸营、六荣山、七荣山,其小邱,曰禾岭、曰石狮岭、曰车盘、曰仙嵊、曰荣山,有园,曰琇水亭、曰云亭,其小溪,曰源头、曰双港,其陂七,曰白茅、曰四十、曰陈陂、曰赤竹、曰鸟港、曰王泽、曰丁家,其塘三,曰中黄、曰庙下、曰西排水圳,其桥三,曰软桥、曰双港、曰筒车,其寺三,曰甘陂、曰地藏、曰水镜,堂一,曰荣山,其观二,曰西丰、曰古竹。”果然在荣山镇历史上曾有过水镜寺记载,因此乡人才募资重建水镜寺,但是水镜寺是否位于筒车桥上呢?

寻访古桥:筒车廊桥遗梦港

筒车廊桥

乾隆五年版《临川县志》还收录了一篇明代陆冈《百三都荣山筒车桥记》,这将筒车桥年代至少可以推至明代。其载:“嘉靖戊子冬筒车桥成。筒车溪殴承指营、白羊二水,介吾乡荣山迩也者,抚建逖也者,闽广图不于斯乎,由故有桥,木则为,岁久毁圯。……桥高可二丈,衡视纵二分之一,上有小屋凡十三间,厥东小亭一○○○二里许则复建有小桥杀其势耳。俶载于正德丙子迄今凡十三载,云赐进士承直郞刑部主事白皋陆冈书”

由此可见,在明代嘉靖戊子年(1528年)就已经修建了筒车桥,而且历时十三年才建成,其当时也为廊桥,故今人在桥上重建廊桥是有历史依据的,是符合筒车桥的历史场景的,真正地恢复了这座桥的历史风貌,但廊桥是否是水镜寺还是有待考正。

寻访古桥:筒车廊桥遗梦港

梦港河倒影

那么为筒车桥作记的陆冈又有何来历呢?据查,陆冈于明嘉靖二年癸未(1523年)中进士,授承直郞刑部主事,迁池州府知府,官至浙江副使,此榜系姚涞榜,临川仅两人中试,另一人是章衮。从名气和史册记载来论,章衮都在于陆冈之上。章衮曾作《王临川集序》,极论王安石新法之善,是自宋以来第一个全面肯定王安石变法的人物,而有关陆冈记载却只有只言片语,查阅乾隆五年版《临川县志》记载:“九十七都为里者三……一坊曰进士坊,为陆冈立。”由此仅知陆冈为临川县长安乡九十七都(今江西抚州市临川区河埠乡曾陆村陆家村小组)人,连生卒也不详。不过,如陆冈这样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人太多太多了,即使留有只言片语也是相当不错的。

寻访古桥:筒车廊桥遗梦港

梦港河倒影


附:

寻访古桥:筒车廊桥遗梦港

《临川县到》百三都荣山筒车桥记


寻访古桥:筒车廊桥遗梦港

《临川县志》百三都荣山筒车桥记

《百三都荣山筒车桥记》全文:嘉靖戊子冬筒车桥烕。筒车溪殴承指营、白羊二水,介吾乡荣山迩也者,抚建逖也者,闽广图不于斯乎,由故有桥,木则为,岁久毁圯。乃畅水坚剐,夫人不敢涉,涉皴皰,春夏恒雨水川淼淼,○○○○○潎濞瀺灂是往来憧憧,因阻隔不得度度○济胥吕亾,虽有棘舆重脊罔修,遂为患兹,不小○子珣厚廷桂珣鉴王子时明廷用鼍○触之目衷及慧然如侘傺不自释醵而谋焉欲因其故而新之间,曰君子不以人之坏自成也,不以人之庳而自高也。而因之匪君子则为盍史圈之一握曰题是出巳赀若千纸鸠匠氏膏伐石于山建之中流惟厥费蕃且不自有也。川同诸人,人相焉惟其心罔与之计,亦惟期集厥绪以济,厥有众于以国厥久大。陆子曰:兹义士哉,可以劝矣。人曰:蚕则绩而蟹有匡,范则冠而蝉有緌,谷有贻而桥建匪劝也,于虖人也,予不知所讼也。桥高可二丈,衡视纵二分之一,上有小屋凡十三间,厥东小亭一○○○二里许则复建有小桥杀其势耳。俶载于正德丙子迄今凡十三载,云赐进士承直郞刑部主事白皋陆冈书。